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讲堂集锦

【黄浦江源大讲堂第5讲】黄亚洲:戏剧冲突VS历史真相

发布时间:2015-03-31 点击次数:372

      

    人物名片:黄亚洲,著名作家,诗人。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编剧、同名小说作者之一。曾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六大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

  已出版长篇小说、诗集、散文集等文学专著30余部,14部电影文学剧本搬上银幕。作品获国家图书奖、鲁迅文学奖、首届屈原诗歌奖银奖。中国电影金鸡奖、中国电影华表奖、美国芝加哥国际儿童电影节“联合国宣言奖”、德国法兰克福国际儿童电影节大奖、中国电视飞天奖等,文学和影视作品多次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播出已经两个多月了。邓小平的复出,尤其是第三次,几乎改变了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

  在今天这样的背景下,人们对于改革开放,对于《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这部电视剧的评论,很容易引起话题的狂欢。大家讨论粉碎“四人帮”、讨论解放思想、讨论高考、讨论知青回城、一直讨论到改革开放。随着这部四十八集电视剧逐步播出,人们对三十多年前中国发生的重大事情进行回顾。在这个过程中,分成好几派的观点,我想说不管哪一种观点,都是表达一种情怀,说明大家对于这个阶段中国发展的变化都很关心,包括三十多年前发生的这一切。大家也在议论三十年来发生的事,议论今后怎么发展,大家也表达了各种各样的心情,这也是好事,借助一部电视剧来表达观点。今天,我想务实地说一说我们的创作。

没想到“邓小平”终于播出

  我参加这部电视剧的创作大概三四年,对能不能写完、能不能播出,一直抱着怀疑态度。我在剧组里是年龄最大的,经历得比较多,我觉得这部电视剧有点悬。

  20多年前,我在嘉兴时写过建党题材的电影《开天辟地》,里面有邓小平的镜头,虽然很少,是他十六七岁在巴黎的时候。十年前,我又写了上海电影制片厂拍的《邓小平1928,192825岁的邓小平担任中央秘书长,是个很关键的岗位。因为这些经历,因为对邓小平史实有些了解,我被吸收进了创作组。我们这个组由中央文献研究室牵头,研究室三部主任、邓小平研究专家龙平平是总编剧。从这个策划、这个班底来说,这个剧成功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距离太近了,许多事件至今仍众说纷纭,很难写,好多事情、好多人都绕不过去。比如涉及的一些革命元老都还健在,按以往惯例,这些都不能上荧屏。但是写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写从1976年粉碎“四人帮”到1984年改革开放这八年,不能绕开这些人和事,很多重大的事情必须要涉及,一旦涉及怎么处理,编剧团队常常为一句台词,一个细节的表达争论不休。直到审片后,还有权威人士提出一些桥段不宜表现,而我始终认为,编剧要有还原历史真实的勇气。

  写邓小平,此前也有著名编剧尝试过两次,但都因为种种因素没能通过审核,没有最终呈现在荧屏上。整个创作过程历时三四年,我一直有所顾虑。我经常想,这样敏感题材的电视剧会不会顺利写完并且通过审核呢?中央新的领导班子、领导部门会不会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思维,而延搁这类题材的电视剧本呢?剧中涉及的人物,许多还健在,该如何表现他们?另有一些“敏感人物”的尺度分寸又该如何把握呢?一系列现实问题,当时都没人会给我们现成答案。所以,我们经常讨论不休,也是“摸石头过河”。很多内容都必须不断推翻重写,一遍又一遍。

  央视一套内部早就定好了这部剧在88日晚上的黄金档首播,有些预告信息、包括各地的广播节目报也预发了信息,但中宣部没有下文,我还是担心能不能通过审核。我712去美国,到7月下旬还没听到通过的消息,到月底,我想悬了,还没文件,88号首播看来不可能了。好在开播前一个星期,文件下达,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虽然时间很紧,总算通过了,这是我没想到的。此事,让我感到新班子的开明与自信。

没想到收视率这么高

  参与这部剧创作,我第二个没想到的收视率会那么高,年轻人也在看。原本我感觉,这部剧大概四种人比较愿意看。第一类是四十五到五十岁,五十岁以上的同志,因为这段历史是他们亲身经历的,希望通过电视剧回顾一下,既回顾邓小平,回顾国家,也回顾自己,看看自己走过的足迹;第二种是机关干部,他们愿意看看政策、大的方针怎么突破,国家政策的演变过程;第三种是企业白领,他们也对政策比较敏感,看看还能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还有一种是知识界的人士,他们对邓小平理论、道路,都有密切的关注与总结。年轻人我估计不太会喜欢看,但我没想到,在北京审片的时候,那些穿着旗袍给我们倒水递毛巾的服务员小姑娘也看得掉眼泪。第一排邓家三个女儿看到爸爸出来,哭得稀里哗啦,拿纸巾擦眼泪,旁边这些8090后服务员也在抹眼泪,还有附近的年轻人下班后也跑到我们楼里来跟着看。我们很奇怪,这些年轻人怎么也那么喜欢看这个“古装片”?

  《邓小平》开播时,我在美国,我回来的时候,还没播完。很多人和我说,“老师,我的女儿90后,和我一起看。”“我的儿媳80后,也很爱看。”当时我想,大概你们家电视少,你们要看他们陪着你们看,还有也可能想了解父母的,爸爸下乡的时候怎么样的,我爸爸当年是怎么样考上大学的,怎么样回城的?也可能想看看过去分田、分房怎么分。我女儿也是制片人,他们公司就是做年轻人爱看的影视剧,去年刚做过一部《浪漫正传》,后来又做了一部《大丈夫》。她说大家喜欢看这个,爸爸老搞毛泽东邓小平这些,谁看啊?但是这次我从美国回来,她来机场接我,马上跟我说没想到“邓小平”收视率这么高,他们那些年轻编剧都想跟我见见面。一般一部电视剧0.70.8就是高收视率了,超过1.0就发财了,但没想到《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不但超过了2.0,单剧还达到过2.6,从来没看到那么高的收视率。我在美国也看到新华社发的报道,有6千万固定观众从第一集开始雷打不动地看,所以这个电视剧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这个确实没想到。

  为什么收视率会这么高?为什么年轻人也会看,包括你们在座的一些同学?我想还是大家对国家的关心。移民出国,定居到美国、到英国、到澳大利亚的毕竟是少数人,大多数人还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包括你们,在这里成家,养孩子,呼吸着这里的空气,所以还是要关心自己的国家。大家看这部电视剧是一种情怀,一种家国情怀,想看看中国的道路怎么走好一点,哪些地方要改进,哪些地方还不错,所以大家对政治的关心从这电视剧里也表达出来了。

最佩服邓小平的政治勇气

  有记者问我,你最佩服邓小平什么?创作《邓小平》,我最佩服的是这位伟人的政治勇气,三起三落,第三次复出时已经72岁。他有很多理由休息养老了。很多人说,过了70精力都不行了,现在很多老人就在家打打太极养养老,想着怎么保健,像他这样再在政治上做那么多大事要花多少精力啊,况且还有失败的可能性。邓小平自己也对记者这样说过,我有两种选择:一种养老,一种就是干点事。这样一位16岁留法、22岁留苏、政治上“三落三起”、一直关注着世界风云变化的领导人,在那个特殊年代里,他对国家如何发展的思考,肯定比一般人深刻得多。他思考的变革,扭转的是一个国家的“轨道”。

  那个时候,我们地大物博的一个国家,那么勤劳勇敢的10亿人民,还过着“配给制”生活,整个国家还被“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所左右,经济生产长期没起来。什么都要“票”,粮票油票布票,不要说汽车了,自行车都要凭票买。“抓纲治国”还是当时的党策与国策,报纸天天在宣传的是“贯彻落实”,是毛主席定的“两个凡是”,这种状况邓小平着急啊。《光明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上遭到来自“上级”的批判与压制,邓小平挺身而出,把当时的中宣部长叫到自己家里,当面严肃地告诫他,“你们不要把刚刚开始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往后拉了”,他的愤怒以及随之而来的勇气是显而易见的。邓小平对“两个凡是”的否定与批判,是坚决的,不畏惧的。改革,需要勇气,他承认,如果一个民族无休无止地搞阶级斗争,把自己的一部分人民划成阶级敌人,说他们“人还在心不死”,那么一个国家只会内乱,生产力是发展不起来的。1978年,在东北视察期间,他强调要“加速发展生产力,使人民的物质生活好一些,使人民的文化生活、精神面貌好一些”,要求“迅速地坚决地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这一系列观点就是他著名的“北方谈话”。此时,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摒弃“以阶级斗争为纲”,把整个中国“拧过来”。

  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把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国民经济发展上来,赶快以民为本,人民怎么想,人民怎么样要幸福,我们共产党要怎么做,把人民的生活搞好,把国家搞富强。邓小平提出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是顺乎民心的,这才有了对“两个凡是”方针的否定,重新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这才有了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有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转折,改革开放的号角终于吹响。

  邓小平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政治勇气改变这一切,我觉得还是出于一种责任心,一种职业革命家的责任心。他心中有“人民”的分量。

  这位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心里早就有了一张蓝图。75岁时,邓小平还要登黄山,他就是想测试测试自己,看看能不能再干二十年,将自己的想法一一实现。他是锲而不舍的。

       》》》  学生提问

  问:老师你好,今天我很激动,我是和爸妈一起一集不落地看完这个片子的。我有两个问题想和您请教,一是第一集中就提到了很多问题很多线索,是不是过于急切?二是剧中给我印象非常深的三个青年,刘金锁、夏建红、田源的形象塑造,背景、追求相似,但形象没有完全雷同,同时又有轻有重,请问编剧是如何考虑的?

  答:我们整个剧都是围绕邓小平、围绕改革开放来写的,由于我前面提到的原因,创作受到了不少限制。影视剧终归是文艺作品,创造要有选择性,有所为,有所不为。在铺陈邓小平等实线人物的同时,设计出一系列虚构人物,像你说到的三个年轻人,展现普通人和大时代紧密关联的命运变化和精神成长。这条虚线不但拉近了邓小平与普通百姓的距离,而且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与人民生活、百姓期待、社情民意勾连,深化了内涵,也增强了剧本的故事性、情节性。在创造时,我们阅读大量材料,进行许多采访,也到过邓小平那些年到过的地方,尽可能真实地还原历史,同时又将虚构人物和现实人物交织起来推进故事。我们用严谨的创作态度,尽可能让严肃的正剧生动起来,好看起来。当然作为一部文艺作品,对有些处理,我们更多要从故事角度去理解。

  (本文根据20141121黄浦江源大讲堂第五讲录音整理,刊发时有删节,未经本人审阅。)

网站首页 讲堂简介 讲堂预告 讲堂集锦 精彩视频 讲堂新闻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黄浦江源大讲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设计贝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