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讲堂集锦

【黄浦江源大讲堂第15讲】王能宪:“礼义之邦”还是“礼仪之邦”

发布时间:2015-12-11 点击次数:323


人物名片:王能宪,北京大学文学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长期在高校工作,从事教学和学术研究;后到文化部机关工作,主要从事文化政策和文化理论研究。

主要著述包括:专著《世说新语研究》、《含咀编——中国古典诗文名篇赏析》、《文化建设论——王能宪演讲集》、《自由创造是文学艺术的本质要求》(艺术学博导文丛)、《二分集——文学与文化摭论》;校点古籍《魏叔子文集》;并主持文化部理论建设重点工程《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理论建设丛书》,主编《中国文化如何应对WTO》、《足迹——著名文学家采访录》等。

  

“礼义之邦”还是“礼仪之邦”

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题目是《“礼义之邦”还是“礼仪之邦”》。大家都知道我国被誉为文明古国、礼义之邦,然而,现在举国都将“礼义之邦”误用为“礼仪之邦”,并且,这一错误在报纸、杂志、电台电视,乃至学术著作,学术论文中触目皆是,大有积非成是、愈演愈烈之势。其实这一字之差,事关重大,作为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弄明白,我们中华民族是“礼义之邦”而非“礼仪之邦”。

大家上网时可以尝试在“百度”输入检索项“礼义之邦”,跳入你眼帘的第一行字竟然是用粗体字标示的提醒语:“您要找的是不是:礼仪之邦?”在“礼义之邦”的检索项下,获得的检索结果是70万条,其中大部分还是“礼仪之邦”混杂其内;而在“礼仪之邦”的检索项下,获得的检索结果却高达612万条。不仅是普及性的报刊杂志是这样,就连学者的著作、文章也如此,例如,中华书局近年出版某学者关于礼乐文化的专著,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就说:“中华是礼仪之邦”。

原文化部部长、著名作家王蒙,中华文化研究会会长许嘉璐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的袁梦希先生和范增先生,曾在不同场合跟我交流过关于中国应是礼义之邦的观点,他们都纷纷表示赞同,甚至帮助我宣传这个观点。

在今天之前,同学们也许没有深入思考过“礼义之邦”与“礼仪之邦”的区别,希望在今天的交流后,大家能区分这两个词语。

何为“礼”?

“礼义之邦”与“礼仪之邦”虽一字之差,但涵义万殊,境界之高下何止天渊,长此以往,任其谬误流传,将影响后世对中华民族的积极认识和文化评价。

“礼”和“义”是儒家思想的重要概念。无论是号称“国之四维”的“礼、义、廉、耻”,还是“五常”中的“仁、义、礼、智、信”,乃至“六艺”中“礼、乐、射、御、书、数”,以及“八德”倡导的人应遵守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礼”、“义”皆在其内。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对“礼”字的解释是这样的:“礼,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从示,从豊,豊亦声。”清人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认为“礼”是一个假借字,是从“履”假借来的。履即是人们穿的鞋子。段注曰:“履,足之所依也,引申之凡所依皆曰履。此假借之法。”而“礼”的意涵即是“所以事神致福”,也就是通过祭祀以达福祉。所以“从示”,“从豊”,这个“豊”,他解释为“豊,行礼之器也。”即陈放礼品的器物。《释名》里说道:“礼,体也,言得事之体也”。也就是说礼是什么呢?就是做事情非常得体,就是礼。汉代的《礼记》中说:“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

那么我归纳了一下,“礼”大致有以下三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从社会层面来看,这也是礼的基本含义,就是一个人要懂礼节,“礼”即“礼节”,相当于礼仪。第二层含义是从政治层面来看,“礼”含有治国平天下的意义,礼即为“礼法”。第三层含义是道德层面,“礼”是人的修养和立身,既为“礼义”。

我们再从这三个层面深入认识“礼”。社会层面的“礼节”,《礼记》里说道:“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君臣、上下级、父子、兄弟间须讲究礼节,否则会造成社会的混乱。《左传》中有句话叫“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也就是说“礼节”是老天规定的原则,大地施行的正理,它是百姓行动的依据。汉代的大儒董仲舒认为礼是什么呢?在他看来“礼”是“序尊卑、贵贱、大小之位,而差外内、远近、新故之级者也。”郭沫若在《十批判书》认为,礼起源于祭神,“礼之起,起于祀神,故其字后来从‘示’。其后扩展而为对人,更其后扩展而为吉、凶、军、宾、嘉等各种仪制。”政治层面的“礼法”,《礼记》提到“礼者君之大柄也……所以治政安君也”,可见礼是封建统治阶级维持其统治的重要工具。《礼记》中还提到“夫礼,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特别强调了礼的目的是“治人之情”。《左传》上说“礼之可以为国也久矣”,认为一个国家要长治久安,这个礼是很重要的。《荀子》中说“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指出推行礼治即是为政。道德层面的“礼义”,我们比较熟悉的《论语》中孔子说“不学礼,无以立也”,就是说不学会礼,就难以立身,还有一句我们很熟悉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礼是行为规范和思想准则。荀子说:“礼者,人道之极也”,也就是说做人的最高境界,要有“礼”。还有大家常挂在嘴边的“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说明礼是重视相互交往。

何为“义”?何为“仪”

弄清了关于“礼”的基本内涵,下面我们来解释一下“义”。《礼记•中庸》说:“义者,宜也”,《释名》说:“义,宜也。裁制事物,使各宜也”,韩愈《原道》说:“行而宜之之谓义”这些解释都是一致的,“义”的意思就是“宜”,即思想行为符合一定的标准,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大致与儒家“中庸”的思想相同。由此再引申出诸如“仁义”、“道义”、“礼义”、“正义”、“忠义”、“情义”、“义士”、“义学”、“义理”、“义师”、“义田”、“义务”等极其丰富的意涵。

那什么是“仪”呢?段玉裁认为,“义”是“仪”的古文,他进一步解释说:“义之本训谓礼容各得其宜。礼容得宜则善矣”,《说文解字注》里说道:“古者威仪字作义,今仁义字用之;仪者,度也,今威仪字用之;谊者,人所宜也。今情谊字用之。”由此可知,“仪”是“义”的后起字,其意义指向十分清楚而单一,即仪容风度,也就是具体的礼节和仪式,如揖让、鞠躬、衣着的讲究、辞令的尊卑等等。如《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太子叔见赵简子,简子问揖让之礼,对曰:‘是仪也,非礼也。’”可见“礼”和“仪”分得很清楚,礼是原则和制度;仪是礼的表现和内容,即具体的礼节。古书中凡出现“仪”或与“仪”连属的词组,都与礼节仪容有关,如“仪轨”、“仪仗”、“仪表”、“仪容”、 “仪范”、“仪态”、“仪式”、“礼仪”、“威仪”、“令仪”、“司仪”、“贺仪”、“谢仪”……

“礼义”与“礼仪”

    自从“义”(仁义)与“仪”(威仪)有了“分工”之后,“仪”的含义明确而单一,“礼”、“仪”连属为一个词,其含义也同样明确而单一。“礼仪”所表达的意涵,一般就是具体的礼节、礼貌或礼仪活动、礼仪形式。

当“礼”、“义”这两个字组成的词组,就丰富和提升了其分别作为单个词原有的意涵。这就如同“礼乐”作为一个词组远远超出“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中作为单个词的某一“技艺”的内涵,表示的是“礼乐制度”、“礼乐精神”的含义。“礼义”所表示的含义就有“礼义廉耻”、“礼义教化”、“以礼治国”等等,较之“礼”、“义”作为单个词,其内涵要丰富厚重得多。

“礼义”连属成词,早在先秦典籍中就已广泛使用。如:《诗·周南·关雎》序:“变风发乎情,止乎礼义。发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礼义,先王之泽也。”《礼记•冠义》:“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此后,历代典籍中使用“礼义”一词无数,如:《太史公自序》:“夫不通礼义之旨,至于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朱熹《朱子家训》:“诗书不可不读,礼义不可不知,子孙不可不教,童仆不可不恤,斯文不可不敬,患难不可不扶。”明顾炎武《日知录•廉耻》:“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

  以上所引“礼义”一词所表达的内涵丰富博大,几乎涵盖了儒家关于人伦、天道、政治、社会、文教、风俗诸多方面的基本精神。从这个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礼义的思想,就是儒家的思想;礼义的精神,就是儒家的精神。

  “礼仪”一词在先秦典籍中也有使用,如《礼记•中庸第三十》:“礼仪三百,威仪三千。”但出现的频率远不如“礼义”之多,此后历代典籍虽然也有广泛的使用,但其含义没有什么变化,仍然局限在具体的礼节、礼貌或礼仪活动、礼仪形式范围之内。如:《史记•礼书》:“至秦有天下,悉内六国礼仪,采择其善。”《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列传•吐蕃》:“贞观十五年,太宗以文成公主妻之,令礼部尚书、江夏郡王道宗主婚,持节送公主于吐蕃。弄赞率其部兵次柏海,亲迎于河源。见道宗,执子婿之礼甚恭。既而叹大国服饰礼仪之美,俯仰有愧沮之色。”

“礼义之邦”在典籍中的几种用法

通过查阅历代文献,我们可以看到“礼义之邦”在典籍中的用法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就是称中华或中土(中原、中州)为礼义之邦,唐代房玄龄等撰《晋书》中出现了两次“礼义之邦”,这可能是最早使用这一概念的典籍。这两次均出现在《晋书》“载记”中。其一出现在《载记第十四•苻坚下》:“西戎荒俗,非礼义之邦。羁縻之道,服而赦之,示以中国之威。”史籍所载“礼义之邦”,多从外国使节口中道出,如:《宋史》卷四百八十七《列传•高丽》:“惟王久慕华风,素怀明略,效忠纯之节,抚礼义之邦。”

    第二种就是称齐鲁等文明开化之地为礼义之邦。典籍中不仅称整个中华大一统政权所辖之域为礼义之邦,也常称齐鲁之滨等早期文明开化之地为礼义之邦。如宋吕祖谦《东莱别集》卷十四《读书杂记》:“鲁号为礼义之邦。”

  第三种就是称其他文化繁盛、民风淳厚之地为礼义之邦。称颂某地文教兴盛、人才辈出、风俗淳朴为礼义之邦,古代典籍中亦颇为多见。如明王守仁《王阳明集•送李柳州序》(卷二十九):“故柳()虽非中土,至其地者率多贤士,是以习与化移,而衣冠文物,蔚然为礼义之邦。”

  第四种也有称“礼义之国”、“礼义之朝”、“礼义之乡”的。“邦”与“国”意义略同,故“礼义之邦”间亦见作“礼义之国”或“礼义之朝”、“礼义之乡”者,其含义与“礼义之邦”无异,甚至出现的时间更早。如《史记》卷一《高帝纪下》:“楚地悉定,独鲁不下。汉王引天下兵欲屠之,为其守节礼义之国,乃持羽头示其父兄,鲁乃降。”

    第五种即称邻国为礼义之邦,古代文献中亦有称汉字文化圈或儒家文化圈内某一邻国为“礼义之邦”者。如元代程文海撰《雪楼集》卷十八《大庆寺大藏经碑》有云:“东南海滨之国高句丽,古称诗书礼义之邦,奉佛尤谨。”

“礼义之邦”魂兮归来

说了这么多,我有这么几点结论:一是“礼义”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一个内涵极为丰富、使用非常广泛的重要概念,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特质和文化品格的重要方面,“礼义之邦”就是包涵了这些内容的一个常用词汇,其内涵和外延从历史到今天没有任何变化,也不应有任何变化。

    二是“礼仪”是“礼”的表现形式或具体仪式,其含义明确而单一。“礼仪”包涵在“礼义”之中,“礼义”的概念远大于“礼仪”的概念。如称吾国为“礼仪之邦”,无异于说“中国人只会打拱作揖”。

    三是在历代文献中“礼义之邦”的用例颇为多见,而“礼仪之邦”并无一例。以笔者有限的阅读及查阅多种古代文献的计算机数据库及纸本“索引”、“引得”等工具书,未曾发现一处用例,此足以说明今天滥用“礼仪之邦”是毫无根据和不合逻辑的严重错误。

   四是“义”与“仪”虽有通假和古今字的关联,但当其含义有了明确的分工,它们的意义范畴是清晰而从不混淆的。

  五是语言学上有所谓“积非成是”现象,就是你错我错大家错,最终也就将错就错,约定俗成了。如今“礼仪之邦”的滥用几乎到了这样一种严重的程度,大有积非成是、取而代之之势,然此“非”绝不可为“是”。

  综上所述,可以断言:“礼仪之邦”的滥用是完全错误的,应当废止。为了维护汉语的纯洁性,为了继承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让“礼义之邦”魂兮归来!
网站首页 讲堂简介 讲堂预告 讲堂集锦 精彩视频 讲堂新闻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黄浦江源大讲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设计贝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