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讲堂集锦

【黄浦江源大讲堂第18讲】宋建明:色彩营造 美丽中国

发布时间:2015-12-11 点击次数:371


人物名片:宋建明,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导,全国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美术与设计专业分委会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亚洲时尚联合会(AFF)理事、中国委员会主席团主席,欧洲色彩学会(AEC)会员。

创建中国美术学院色彩设计专业;建立本科、硕士和博士阶段教学与研究体系;创建我国应用标准颜色系统(3000个等色差色谱);创建中国色彩设计教育与研究应用软件。

多次主持全国及国际学术会议,完成国家级和浙江省课题多项。近年先后主持完成2010年世博会中国馆建筑色彩“中国红”设计和世博会中国馆贵宾区室内设计、南京南站大型枢纽建筑色彩设计、杭州奥体中心综合体建筑色彩设计、杭州市地铁等60多项城市(城区)色彩规划,并出版多部专著,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

 

色彩营造  美丽中国

    很荣幸到这里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想法和我做的事,今天主要想讲三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认识色彩和色彩学原理;二是怎么看无所不在的色彩;三是简单介绍色彩营造的若干案例。我将今天所讲的内容概括为8个字:美丽中国、色彩营造。

    美丽中国在十八大以后就反复被提及,我们如何来看待美丽中国?我想这是一个环境之美、时代之美、生活之美、社会之美、百姓之美的总和,也可以将美丽中国理解为在新常态下,由内而外的一种美丽形态,是自在的和实在的。美丽中国不是一个简单的符号,它的内涵、实质是什么?从微观的层面上看,美丽中国就是个人的文明,就是个人各方面努力达到一个公民的文明标准,在这个层面文明变成关键词;但是对于国家这个宏观层面,美丽中国就涉及发展观,文化观,最重要的是审美观。今天所提这个美丽中国是生态、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五位一体的总的目标,这一目标对于搞艺术的同学,就是我们今后的任务和使命。

    那么美到底是什么?我们在对这个问题追问中发现,在我们对美的认知可能存在残缺,所以我们首先把第一个关键词作一下梳理,通常情况所谓的美有两个层级,一个是美,一个是美感。

什么是美呢?美要有对象,对象通过活动的过程,产生实际效果即美感,美的对象通常有美物、美人、美景、美境,在这个效果里头,就有一个形式和内容的问题。这个形式和内容,其实就是学艺术的人要关注的问题,在形式里,就有色彩、色调、图形、图案,这就有了境像,继而有了心像,有了心像,意境就浮现出来了。形式也就产生了格调,也就有品质品位。大家在这里可以看到,品位是主观的判断,加入个人的品评和评审,于是就实现了美感的问题,通过审美就会产生价值。那么美的价值是什么,原先以为美的价值就是赏目赏心,其实除此之外还有开智创新,特别是创新力来自于审美,我们很多的智慧,是需要去开智,去审美。对美,我们做这样一个简单的梳理。

“美丽中国”提出的是“美丽”,而不是“美化”,一字之差,意义何在?“丽”的含义与“质”关联,“美丽”是内在品质的外在显现;而“化”字,有过程感,“美化”多有点缀、装饰、做表面文章的内涵。因此,“美丽中国”的精神核心意味着我国的城镇化进程进入新的历程,是实现“丽质”而不图谋“粉饰”。

     那如何来营造呢?“营造”在中国汉语里头是很沉重的,很厚重的一个词。就靠“营”跟“造”,如何能建造起今天城市化过程中复杂的结构?首先是设计建造管理,这个层级是形而上的,是灵魂性的,是精神性的,是主张,是认解,所以我们对每个东西都要有一个顶层设计。其次规划,规划就比较有技术性,也更宏观一点,规划会有一个总体的,然后分期、分项、分级,最后才会落到所谓的风格设计。接下来在建造中,现在有时过分相信现代技术,将很多古代的智慧放弃了,所以我们提倡,古法今技,要带上时代浓厚的背景。最后公民教育、文宣、营销等等这一系列工作,基本都涵盖在营造里面。

    这个就是我进入色彩之前进行简单的梳理,接下来谈谈色彩。色彩,本是自然现象,就像光线和空气一样,随处可见。但是,当色彩与人的意识和社会相关联,它便复杂起来,有自然色彩、人文色彩、艺术色彩、科技色彩。从医学角度来看,分辨色彩其实只需要一双健康的眼睛,那从社会科学、艺术学科的角度呢?色彩在艺术这个领域扮演什么角色呢?自然科学家关于色彩的研究一直没有间断过,1666年,英国物理学家牛顿做了一次非常著名的实验,他用三棱镜将太阳白光分解出一个光谱系列,从物理光学的层面上证明了色彩跟物的关系。生物学者从色盲不能分辨颜色出发,发现视网膜里“杆体细胞”和“锥体细胞”让我们的眼睛接受外界自然色彩的印象。这些都是从自然学科出发,我们从艺术角度出发,关心的是如何用我们的眼睛更加敏锐地发现自然界的色彩。关于色彩,重要的是把色彩系统化处理好,对色彩的系统有比较清晰的认知。说到这里就要提色彩的三个关键词:色相、明度和艳度,如果我们把色相抹去,那就只能看到一个黑白的世界,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明度可以表达不同的感情,而不同艳度有不同美感,生活中最难把握的是艳度。明度艳度以及色相本身没有美学意义,有意义的在于图形的构成,和你对色彩的把握。

在色彩系统里,学设计的同学一定要对颜色系统理解得非常清晰,这样才能自如调度色彩的内部结构。色彩学上有个色彩家族理论,在不同的家族中,可以形成不同的组,组成不同的色调,从而形成各种各样的状态,这样的状态就会形成我们作为色彩表达的语汇。

大自然里,色彩是十分丰富的,我们可以拿色谱到自然界去寻找,我们看阳光在每个时段,色光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莫奈发现了这个原理,现在我们可以用相机进行记录。我们对自然颜色的变化常常视而不见,如果你有善于捕捉色彩的眼睛,你对这个世界的美好会感受得更清楚,大到野兽,小到昆虫,你可以看这个世界的色彩是多么优美。

    我们再来看看文化中的色彩,在中国传统的五行——金、木、水、火、土,它的色彩就是金、青、黑、赤、黄这个在颜色根源上,跟现代西方色彩理论几乎吻合,凝聚了高度的智慧,形成了颜色的构架,在宗教传播里头大量使用这些颜色,色彩变成宗教的一个工具。巴西的桑巴舞,西班牙的斗牛,色彩都很鲜明。印度有一个节日叫洒红节,就跟傣族的泼水节很像,只是我们用的是水,他们直接用色粉。还有就是颜色在艺术领域的应用,画家善于用颜色,表演家注重舞台的颜色。经济中的色彩也很常见,比如麦当劳,经典的红黄颜色,色彩就代表了品牌的主张,色彩由于它的差异性可以作为品牌的管理工具。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股票,股民最希望看到全线飘红,若是绿色,心都凉了。同时色彩也可以变成一种教化的工具,有研究显示用色彩装饰,可以促进大家更具团队意识。政治有色彩。一个国家的国旗、国徽有色彩,国家领导人也有形象顾问为他设定颜色,色彩与国家形象也密切相关。除了这些外,回到我们这个专业,色彩是一种时尚。所谓的流行色,就推动了文创产业发展,色彩设计在今天已经成为一个专业。不仅要会看颜色还要会用颜色。中国的色彩资源非常丰富,我们要向西方学习但也要挖掘自己的文化。

说一说生活与环境的色彩,色彩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这些年,我们色彩研究所就破解了很多难题,我们在做城市色彩时很注重地域文化之间的差异,这和我们国家悠久历史、辽阔地域有关。

色彩表面上看是个人的、主观的。其实不然。它受制于人的年龄、性格、性别、教育、阅历、爱好等因素,同时还受到社会意识形态、经济与社会文化价值观的影响。

在现代城市的营销策略中,色彩已成为城市形象塑造的一个重要方面。城市规模小的时候,主色调是覆盖整个城市的,但是随着城市的扩大,所谓的主色调也就逐渐消解,而成为某一个片区,某一个组团,乃至某一个建筑群的特征。从宏观角度看,城市的色调日益丰富,失去了统一的特征。单纯的主色调在城市的发展中已经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多种色调构成的状态。

以杭州为例,最早在2005年的时候,我带队做了杭州城市色彩规划研究,对杭州进行研究,掌握城市功能、面积以及在建的程度等基本的情况。然后对城市的大的格局进行定位,定位之后,我们根据传统的颜色和已经建成的建筑的颜色,再根据它的功能,慢慢地形成杭州城市色彩,最终以水墨淡彩来作为杭州城市的主旋律。

 时下对城市色彩规划的理解,社会上普遍存在着一个误区:总以为城市色彩规划工作者,应该给出一个什么颜色。事实上,他们给不出城市主色调。城市的主色调是历史形成的,他们能做的是,通过调研,把那些与城市不相容的杂色去掉,把能够被接纳的颜色保留下来,然后采用城市色彩规划的方法推导出,能被大多数居民接受的城市色彩愿景,使得我们每一条街区既统一又丰富有变化。大家可以看到杭州这几年的变化,从早期的黑白灰,慢慢变得明快起来了。比如正在建设中的杭州奥体中心,色调该如何定?许多设计师给的方案,都是灰色建筑,因为这样最保险。我的团队给出的方案,给建筑镀上了淡淡的金黄。我认为杭州应该是明快的,感觉很轻松、快乐、舒服、干净。同时,杭州奥体中心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综合体之一,人在里面,会被这个大建筑淹没,所以层次的设计应该更细一些,如此一来,它将和杭州大剧院、洲际大酒店交相辉映。坐船沿江过去,看到的色彩变得有节奏,城市也有了节奏感,从而形成一个细腻、统一、有趣的江南城市。

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说明色彩其实含有很大的能量,可以挖掘,所以同学们在学习的时候,可以做很多关于色彩的功课,色彩除了用于设计之外,还可以用于很多方面。我希望在座同学,要树立这样的观点,用色彩来营造美丽中国。

 

》 》 》精彩互动

    问:对雅的理解是什么?

:雅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这么一个境界。通常情况下雅也是分很多种的,一般来说,对于色度学及色彩学来说,就是对比度相对的颜色比对比度接近的颜色更雅,但也不尽然,因为色彩这种东西很难把它定义成什么状态,有时候色彩还和图形联系在一起。一般情况下带曲线的形象和细腻的色彩容易呈现雅的效果。从概念的角度来说,像高级灰的颜色比较容易产生雅的调子,这又涉及到修雅的问题,也就是画面主题的问题。由于造型艺术有时候不能靠语言完美传递的,需要多练手,多画点自然就有感觉了。

 

    问:您多次去法国学习、交流,请问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我第一次到法国是1985年到1987年,我印象最深的是在那边接受了原创教育,我在上大学前已经工作过,所以有较丰富的经验,老师布置作业后,我很快就能做出设计方案。但一个学期下来,我发现我的进步很微小,而其他的同学,进步非常大。我请教我的导师,他说我是用经验来做的,每次都是在经验基础之上把它表现得更熟练一点,而西方的教育是忘掉你的经验,从当下用你的认识把你的智慧发挥到极致。这一点让我的教育思想上有了巨大的转变。
网站首页 讲堂简介 讲堂预告 讲堂集锦 精彩视频 讲堂新闻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黄浦江源大讲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设计贝原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