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讲堂集锦

【黄浦江源大讲堂第19讲】殷企平:外国文学的阐释艺术

发布时间:2015-12-11 点击次数:916


人物名片:殷企平,杭州师范大学教授,博导。主要研究方向为英国小说和西方文论。现任浙江省外文学会会长、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学科规划评审组专家、全国英国文学学会常务理事等。在相关领域共发表专著6部、译著4部、译文3 篇、教材2 部、论文110余篇。

近年来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4项,其中重大项目1项、重大项目子项目1项。获国家第六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三等奖和浙江省第十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各1项、国家优秀图书三等奖1项、省社科成果二等奖1项、省社科成果三等奖2项、省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1项、浙江省教育厅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2项、华东地区优秀教材奖1项、上海市优秀图书一等奖1项。 

 

外国文学的阐释艺术

    我今天的题目是谈一谈外国文学的阐释艺术,我知道在座的同学今后不一定会从事外国文学的研究,但学语言要先能体会语言之美,体会语言的力度,否则是很难学号。比如,这个现象请大家注意,外国人学中文,发音可以很纯正,可如果碰到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这些俗语,这些我们听了能引起对孙悟空、猪八戒相关的丰富联想,外国人不知道西游记、三国演义的背景下,就不能触发这种联想,他能听得懂,但是不懂真正的含义。我建议同学在学英语时,对英语的声音、意象、形象要结合起来体会,并把感情投入进去,要先学会欣赏,然后理解。学英语,其实是一种情感的升华,情感的改造,只有情感和智力结合起来,你才能学好。

    以往在英语文学教学中过度强调模式,模式固然是需要的,但是如果过度的依赖科学,就忽视了外国文学的理解首先是一门艺术,而艺术是不能简单用模式或纯粹的概念就囊括的。那我们怎么样才能真正把外国文学的教与学看做一门理解的艺术,我们可以从阐释学中汲取营养,今天讲的主要是英国文学的阐释,我将它分成三个境界。

常恨言语浅  不如人意深

    第一个境界我们可以借用刘禹锡的“常恨言语浅,不如人意深”,这就强调了文学理解的困难。这困难,首先来自语言的固有特性,即它的隐喻性,以及随之而来的语言与思想、现实之间产生脱节的情形。大家可以去了解一点认知语言学的知识,我在这里简单地概括一下,我们的思维传递给他人,必须要依赖演说跟书写,演说跟书写这样一个过程,是一个自我的异化的过程。但语言发展有这样一种倾向,那就是思想跟现实社会产生脱节的一种异化的倾向,语言有其固有的局限和不足,语言的使用者也有其主观上的局限和不足,因此人类的思维跟语言、文字的表达之间永远都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一致性,正是这种差异性,语言的隐喻性应运而生。很多人不愿意看小说作品,不是因为不懂得欣赏小说,而是觉得读起来很难,这就是语言的隐喻性所造成的。语言的隐喻性,文学创作者必然会有词不达意的感受和经历,而读者必然会因之费解,甚至会误解。语言的隐喻性,既是一种缺陷,同时又是一种生机。隐喻千百年来始终伴随着文学作者“词不达意”和“言不尽意”的困境,正如刘禹锡所言“常恨言语浅,不如人意深”。说它是生机,是因为他为世人克服这一缺陷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创作和阐释就是如此。

   思维跟语言永远有一条沟,前者要转化为后者,就要实现跨越。跨越得不好,自然是一条鸿沟;跨越得好,会显得天衣无缝,但也只是“显得”而已,因为既然是转化,就会产生差异。张隆溪说一旦思想者试图用作为外在言语的语言来进行表述和传达,他的思想便不得不依靠用于传达的语言,此时内在的言语便变成某种和自己迥然不同的东西,变得不足以实现其传达的目的——这样,语言在发挥其作为交流手段的作用时,便似乎总是使自己遭受挫折。历史上言说这种挫折和异化的例子举不胜举。席勒,曾经这样哀叹:“活生生的精神为何不对另一个精神显现?当灵魂发言时,哎!灵魂已经不再发言。”这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有时候就是经常词不达意,我说出来的话只是我心里面能想到的那冰山一角。伽达默尔认为“书面文本提供了真正的阐释学任务。书写时自我异化。因此,克服这种异化,解读文本,就是理解的最高使命。”那么,该怎样克服异化呢?这不仅是文学家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在座的同学老师,都应该有一种使命感,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去解释,去阐释,这是我们最高的使命。

    一旦感到词不达意,言不尽意,当你有这种困惑时,其实你已经进入了阐释的第一境界了。按照美国教育学家杜威的说法,任何教学,学生如果不经过困惑,都是非常粗浅的,只有经历困惑,你才真正经历了一个教育的过程。

言有尽而意无穷

我们再来看阐释的第二境界,我们依然用一句诗来概括——“言有尽而意无穷。”那么要克服异化、克服语言的局限性,同样要着眼于语言的隐喻性。张隆溪在《道与逻各斯》前言直言该书的主旨是“重新思考语言的隐喻性质,思考文字作为符号和象征使用时所固有的局限性和暗示功能”。 请大家注意,语言其实有两种特性,我们前面主要讲它的局限性,但它还有一种暗示力,语言的局限性和暗示力并不相互冲突,而是同一符号作用的两面。

通常优秀的文学作品总是以暗示性语言取胜的。我们在阅读文学作品的时候,要克服异化就要寻找那些具有暗示力的语言。那么说到暗示的艺术手法,最主要的是象征和讽寓。对于老师来说,在外国文学的教学中首先就要教会学生如何捕捉一部作品的象征意义。

有些同学,甚至有些学者对象征和讽寓这两个概念是混淆的,甚至把象征和隐喻、明喻混为一谈。我稍微讲一讲它们的区别。当我们在说隐喻的时候,或者是明喻的时候我们指的是在一对一的基础上不同事物之间的类比,而象征则是一对多来暗示事物之间的联系,这导致象征不可避免地带有多义性和歧义性。

 比这更难把握的是象征和讽寓之间的区别。在张隆溪看来,到18世纪末,讽寓的重要性越来越低落,似乎它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只是指向自身之外的某种意义。与此同时,象征则被视为与讽寓完全相反的另一个范畴,它自身既是具体的形象,又有形象以外的象征意义。但其具体形象本身又是实在的,而非仅仅是寄托意义的外壳。换言之,任何人物、事件或其他事物在获得多义性或象征性之前,应该首先具有真实性,而讽寓往往只注重形象以外的象征意义。

在捕捉象征意义时,最难把握的是整个作品的结构性意象。一部优秀的作品,其象征意义不会简单地寄托于单一事物的断金碎玉,而会栖身于具有磁性的、文本的整体结构。象征犹如一个磁场,整个作品的各个部分、各个细节都要在这个磁场的不断“运动”中不断地产生出新的意义。

对于象征意义的把握,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没有老师的悉心指导,是很难“自主”心领神会的。当然,我们鼓励并欣赏学生的自主性,但他们首先得对文字做到烂熟于胸,才能谈得上自主性。

罗斯金把每一部文学作品比作历史的宫殿,以宫殿主人的口吻对读者提出了以下忠告:在历史的宫殿里,我们既不装腔作势,也不加任何解释。倘若你想要从我们的思想中汲取快乐,就必须把自己提高到这些思想水平;倘若你想要体认我们的存在,就必须分享我们的情感。他的话里饱含哲理,我们过度强调读者反应批评的时候,忘记了我们能够自己提升自己。要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之上批判性思维,还需要放低自己的身段,摆正自己的位置,保持谦逊的态度。我想说的是,对象征意义的把握,也必须精细到每一个意象才行,而其中的奥妙只有在博学的教师的搀扶下,我们的学生才能逐个参悟。

静故了群动  空故纳万境

第三个境界也是最高的境界,克服语言的局限性,发挥它的启示性,还可以到达一个更高的境界,即“此处无声胜有声”的境界,也就是中西诗学里面常常提到的“沉默”或“无言”的境界。写作的艺术如此,阐释的艺术同样如此。我们在阐释文本的时候往往注重说什么,但是我们很少注意到,有时没说什么甚至比说了什么更重要。

“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苏轼的这句诗被张隆溪引用并评价说:虚空和静寂中蕴含着丰富的想象与可能。中国诗人对“禅”的运用,并非不能在西方找到相似或相等的情形。例如中世纪的审美体验就默默采用了保罗与上帝恩典的说法“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这里所说的其实就是中西哲人为走出言不尽意这一困境而采取的策略,也可以归结为里尔克的“沉默诗学”。沉默本来是一种无奈,但若是运用得当,恰恰能触及“言说之根”,起到“空故纳万境”的效果,即容纳自然界的万千气象,以及人们内心的千言万语,既然写作艺术可以得到上述境界,那么阐释艺术也应该如此。我们的外国文学教学就是要帮学生掌握这种阐释艺术,帮助他们掌握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这种本领。那么现在这个问题就来了,什么是沉默?该怎么样贴近沉默?沉默在哪里?什么时候的沉默最有意义?暗示性沉默,相对于直接表达,可以是一种更高级的传意方式。既是传意方式,那就有一定的理路、轨道和原则可循。在如今的外国文学课堂上,不乏“在沉默处做文章”的例子,但是有些“自主性”发挥的不着边际,犹如天马行空。对这种情形,主要是因为平时太注重文字的显性表达方式,而容易忽视文字的负面表达方式,即沉默的方式。

那该如何去寻找并体验沉默的方式呢?我们不妨再次从张隆溪的阐释思想中寻求启示:恰恰是在言说的中央,沉默可以比言说更具表现。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们在伟大的文学作品中——如同在伟大的乐曲中——便往往发现:高潮瞬间恰恰是无言的停顿。这也是说,体悟沉默依然要以文本为基础,以语境为框架,离开了文本与语境的沉默,必然是无力的,因而是不值得阐释的。

在优秀的文学作品中,往往埋伏着各种特殊的符号,好像在提醒着读者:此处的停顿、空白或沉默意味深长,非下大力气琢磨不可。我们要在日常教学工作中,引导学生仔细去领略作品中沉默的含义,捕捉言外之意,更能从沉默中读出意义的深邃与丰饶。

这就是今天跟大家交流的——阐释艺术。我们可以把它概括为以上三句话,也代表了阐释的三个境界,青年学生理解阐释的三个境界,才谈得上进入了阐释艺术的殿堂。

 

》 》 》精彩互动

    问:莎士比亚的作品里有大量的古英语,与我们现在学的英语在读音、拼写、词汇和语法上都很不一样,如果读他的原版著作,有时会感到无聊,请问有什么方法帮助我们克服这种无聊?

    答:不管自己阅读,还是听老师上文学课,你一方面要保持尊重,尊重书的作者,尊重你的老师,另一方面要保持一定的批评距离,这是最佳的一种学习态度。

    无论是莎士比亚还是别的作者的作品,如果你觉得无聊,我要提点建议,对文学课感兴趣,首先要有一个意志,就像我们要真正学好一门语言,你要有一个志向,要去阅读那些比较难的作品。我们说取其上才能得其中,就是要从最好的开始,刚开始的时候会觉得难,但如果你每天都坚持,你就会进入一个新领域,领略到其中之美。

的确,从莎士比亚时代到现在,他作品里有些词没有用,有些词已渗透到日常语言里面了,其实莎士比亚离我们还是很近,现在国外有很多古书籍都有很好的注释本,我可以在选择书版本的时候,留心选择。

回到作为老师的角度,要因材施教,多加引导学生,帮助学生提高。

 

   问: 外国文学作品翻译成中文有不同版本,白话版简单直白,文艺版唯美,文言版韵味十足,那在学习英国文学时是不是也应该关注提高自己的中文素养呢?

答:我不知道你读一本书想要达到哪一层境界,如果你只是想达到充实自己文学常识的层次,那只需要了解小说大致内容就够了,但这是非常肤浅的。如果你想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那我必须得告诉你们,文化最精彩的地方是储存在文学作品里面的。还有如果作为英语工作者,在翻译中,要在两种语言的转化中保持美感,那你这个文学功底好不好、语言好不好,就起很大作用,这里需要有一定的积累。举个例子,英国诗人布莱克的《天真的预言》开头两句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翻译有多种,李叔同翻译成“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这个翻译就是很好,从一个文化转换到另一种文化,译本充分体现了诗的美感。
网站首页 讲堂简介 讲堂预告 讲堂集锦 精彩视频 讲堂新闻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黄浦江源大讲堂.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设计贝原科技